OPE体育电竞

三叶草(外一首)

【时间: 2020-04-26 09:11 内江日报】【字号:

猜测一朵花,趋向某种盛大

而一切围绕土地的自由

像我此刻,需继续去读懂

身边自强自力的

一个男人,钉在土地上的誓言

那些从他手边经过的季节

整理过我的生活,细细密密

动静或大,动静或小

我特喜欢他指挥的小雨

流经果树,打开春天

绿色的模式

此时我倍感明亮的清晨

和饱满的黄昏,可以迷恋

他带着我的目光能召唤,那么多的

温暖包围自己,只因我的

名字在果园里

变得年轻,变得幸运


槐花


我独自在夕阳西去时

离开城市,离开越来越多的

嘈杂。回到四月认识我的

难以忘记的初次

长满笑声的土地,迎着

甜甜的春风,隔着那么近

我的回忆,有三月的

咳嗽,有著书立说的女人

和一个刻意写诗的人

无须彩排的黄昏,沿着

衰老的颜色,是一生的苍白

在空旷的地方,我想

在知晓的事物,和未知的事物中

判断,如何中立

确被一些羡慕撕碎

甚至,很难有机会

挺住渐渐衰老的腰身

因为人已晚年

将关掉理想中的位置

换取各自安好的

感情,悄悄擎起灿烂的笑容

编辑:许航
记者:李伟  
【相关阅读】